拆逆有风险,关注须谨慎

© 焚砚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恋爱阵线联盟(上)

*后篇:恋爱阵线联盟(中)

*《送你一颗子弹》卡文期自我治愈产物,轻松愉快的大学校园设定,烂俗一见钟情梗预警,大家在威逼利诱下帮叶神追小周的故事~目测2-3发完结!

*简单粗暴的年级划分:1-3赛季大四,4大三,5-7大二,8-10大一

————————————————————————

    在那天下午的三点零五分以前,大四单身狗叶修从来没想象过一见钟情这种事居然存在于现实里——而且就发生在他自己身上。

    那时,第三节大课的下课铃刚刚响过,余音从教学楼传出来,混在透亮的阳光中在校园里飘散。时值春末,天气晴好,东区操场外月季开得正盛,鲜艳的花朵从围栏间隙里簇拥着挤出来,在花香中透出热烈的、满溢似的明媚,吸引了不少游人和本校学生在附近驻足,拿着相机或手机在拍照。

    就像光线陆离的酒吧特别适合发生艳遇,就像人在春天最容易动情,人类的情愫总是多多少少会被环境催动。事后叶修也不是没设想过——如果那天的花不是那么盛、阳光不是那么好、天不是那么蓝、风不是那么暖……如果当时的一切不像那样完美,那么,或许他也不会如此轻易地喜欢上一个人。

    然而,那也只是如果的事。

    在已成既定的现实里,没有什么能阻止那个足球沿着跑道滚来,在叶修脚边缓缓路过;也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下意识地伸出脚,将那个足球停住。

    那是一个干净的、红蓝相间的足球。

    叶修向球场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球衣的男生从远处跑来,打眼看去是高瘦白净的样子。叶修本来打算把球踢回去,但看了看两人间飞快缩短着的距离,也就没再多此一举,趁着等他的功夫勾起球颠了两个,结果不怎么熟练,球差点飞出去,好在被他伸手接住了。

    这时,来人已经停在叶修身边,带起一阵温暖的风。

    “喜欢巴萨?”叶修的余光瞥见和足球同样配色的球衣,顺口问道,同时抬眼看向来人。

    “嗯。”对方点头,等了一会儿,见叶修没有给球的意思,不禁眨了眨眼,却没说话,只是询问地看向叶修。

    叶修把球递给他。

    “谢谢。”他抿着嘴笑起来,笑容真诚而略带腼腆。接着他转身把球抛起,在快落到地面时蓦然踢出一脚,短裤下露出的腿部线条修长流畅。足球自他球鞋的鞋尖飞出一道漫长的抛物线,在阳光中高高划过湛蓝的天幕,最后落在球场上的一群学生间,激起一阵嘈杂的欢呼。

    他转回头,见叶修仍在,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一起?”

    “嗯?哦……不了。”

    于是他又笑了笑,从短裤的口袋里摸出个东西塞到叶修手里,便回身跑向球场。

    叶修摊开手掌,一块硬糖在掌心躺着,透明的包装纸闪闪发亮。

    叶修抬起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漆黑的头发、球衣上聚拢又散开的纹路、雪白的球鞋……还有虽然看不到、却在刚才和他对望的一双明亮的眼睛。

    把那块还带着体温的糖随手揣进口袋,叶修忽然感到胸口有些闷。

    他稍微垂下眼,无声地做了个深呼吸,觉得没事了,然而再看向球场上那个穿着红蓝球衣奔跑的人影,却立刻又不舒服起来。心里升腾的情绪难以描述,像是大病后刚刚下床走动时脑中掠过的晕眩,又像是在桑拿房里蒸出了一身黏糊糊的汗、连呼吸都发烫。

    在这样一个春日午后,因为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叶修第一次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

    扑通。

 


    那天回到宿舍以后,叶修冲了个澡,换上背心短裤坐在床边抽烟。

    “哎,张佳乐。”

    “干嘛?我可告诉你啊,这稿明天deadline,没事儿别烦我。”伏在桌边画花纹的张佳乐从一堆布料、颜料和草稿的包围中抬起头,语气带着一股资深拖延症患者在死线前惯有的暴躁。他把画笔咬在嘴里,抬手将脑后的小辫子又绑紧了些。

    叶修看着手里的硬糖,挑起嘴角道:“我好像恋爱了。”

    一阵静默,随即传来啪嗒一声,画笔落在纸上,颜料染开一大片。

    “卧槽,你居然恋爱了?什么时候?和谁?哪个年级哪个系的?”张佳乐大惊之下顾不上毁掉的设计,冲过来俯身扳住叶修的肩膀摇晃。

    “哎,别摇了,吐你一身信不信!”叶修被他弄得头晕眼花,拍开张佳乐的手,叼着烟含含糊糊地道。看张佳乐虽然停了手、却仍一脸抓心挠肝的神情,他笑了一声:“我也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叶修理直气壮地说。

    张佳乐哦了一声,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修,过了几秒,忽然卡住叶修的脖子一通狂摇。

    “叶修你个王八蛋居然驴我!赔老子设计!”

    “咳,别闹,谁驴你了……再说我是学中文的好吗?”

    “干嘛呢这是?”宿舍门口传来一阵响动,穿着白大褂的王杰希抱着两盆绿植用肩膀顶开门,看到叶修和张佳乐此刻的状态后不由得一怔,却也是司空见惯的神色。

    “王杰希你评评理,”张佳乐放开叶修,怒气冲冲地吹开眼前散落的刘海,大步走到桌边举起画纸给王杰希看,“叶修骗我说他恋爱了——这就是后果!”

    “哦?你怎么忽然这么有闲心?”王杰希不是张佳乐这么激动的性子,闻言只是看向叶修,大小不一的两只眼睛里透着相同的疑惑,显然觉得这行为不符合叶修平日的作风。

    “没骗他,我真的恋爱了,”叶修无辜地摊了摊手,“我也真的不知道对方是谁。”

    “这明显是单恋嘛,还是一见钟情的那种。”

    “我去,老林原来你在啊!”

    “我睡午觉呢啊,杰希去实验室之前就躺下了。好不容易今天不用实习……”被吵起来的林敬言苦笑着挠了挠头发,下床拿过桌上的平光眼镜戴上,一面拿起水杯一面挺感兴趣地问道:“你在哪儿遇见她的呀?”

    “东操足球场,帮他捡了个球。”

    “哎哟喂,还踢球呢?这姑娘够可以的啊!”知道叶修不是骗他以后,张佳乐的兴致立刻又上来了。

    叶修嗤笑,随手拿起一旁的空饮料罐把烟掐了:“我可没说是姑娘啊。”

    闻言,王杰希张大了眼,林敬言噗地一口水喷出去,正好落在张佳乐还举在手里的画上,顿时就加强了晕染的效果。

    “怎么回事?”

    就在此时,宿舍门又打开了,进屋的韩文清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屋里诡异的气氛,下意识地皱起眉,体育生的一身肌肉和训练后挂在额角的汗水更增添了他这个表情的威慑力。

    “老、老韩,”张佳乐一脸恍惚地转过头,“叶修他和一个男的一见钟情了……”

    韩文清看了一眼老神在在地坐在床边翻着《战国策》的叶修。

    “胡闹。”他冷笑一声,简洁有力地评价道,撩起短袖下摆擦了把脸上的汗,接着便拿过洗浴用品去冲澡了,丝毫没有多说多问的意思。

    “学学人家老韩行不行,稳当点儿,这一个个可都是要毕业的人了。”叶修从眼尾瞥三人。

    张佳乐作品两度遭殃,本来就带着一股子气,此刻面对叶修的嘲讽哪能忍,顿时怒道:“你妹啊,最不稳当的就是你吧?知道自己要毕业了还学初中生搞什么一见钟情——还是和男的!”

    “那怎么了?保研,任性。至于你们就……哎干嘛啊!大家都是文明人,有话好好说行不行,动什么——哎哟疼疼疼!你俩怎么也跟着他闹?再打出人命了诶我说!都给我住手——”

 


    次日中午,教学楼的走廊。

    下课铃刚刚响过,过了一会儿,阶梯教室里开始三三两两走出人来。这是机械系的大课,学生很多,叶修靠在窗边,耐心地一张张脸望过去,几分钟后终于看到了抱着一摞书的眼镜青年和他身边的姑娘。

    “小肖、小戴!”

    叶修提高了声音招呼,从人群中穿过去,习以为常地无视了周围人的目光和议论——校园名人的生活总是要辛苦些,对此他也实在是见怪不怪了。

    “叶修前辈?”肖时钦的近视度数比较深,循着声音转头看到叶修后还辨认了一下,倒是他身边的戴妍琦挺激动地挥手:“叶神好!”

    “小戴又来陪男朋友上课啦?”叶修笑,作为校会主席,他对这个大一就成为了宣传部骨干的小学妹并不陌生。

    “是啊,”戴妍琦用力点头,接着皱起鼻子做了个鬼脸,“虽然完——全听不懂~”

    “我就说你不用来嘛,本来你们新闻与传播学院也用不着学这个啊……”肖时钦没奈何地点了一下戴妍琦的额头,镜片后的眼神温柔。

    “哎,别在单身狗面前秀啊,我眼都瞎了。”叶修漫不经心地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接着转向肖时钦,视线在他脸上打了个转,最后眯起眼一笑:“小肖啊,帮前辈个忙呗?”

    “要做什么?”肖时钦被叶修笑得发寒,没有答应,而是谨慎地问。

    “小事情,对你来说绝对是小事情。”叶修说。

    “呃……前辈你还是先说是什么事吧。”

    就这么在谈话里被植入了自己的外号,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无奈地看了一眼旁边笑得花枝乱颤的戴妍琦,话里却依然没有松动。这绝不能怪他不热心,事实上,在和叶修打过交道的人里,肖时钦已经算是相当好说话的那一类了——如果换做其他人,大概在叶修开口说出“帮忙”俩字时就直接拒绝掉了。

    事实证明,肖时钦的谨慎不是没道理的。

    在这对小情侣好奇的目光里,叶修笑了笑,神色真诚:“就是想请你发挥发挥业余爱好,黑进教务系统一会儿。”

    “咳——这哪里是小事情!”肖时钦凭空被叶修呛得咳嗽起来,等不及完全顺过气就直冲叶修摆手:“不行,叶修前辈,这个真不行。”

    “小肖啊,这就是你不厚道了。”叶修挑眉,伸手拍上肖时钦的肩膀:“还记得上次你们系那个讲座是谁联系的嘉宾吗?”

    “……”

    “还有你评奖学金时是谁找教授写的推荐?”

    “……”

    “听说你打算在校会继续发展?主席现在正站在你面前哦亲——”

    “叶修前辈,你是帮了我很多忙没错,可这不是一码事,”肖时钦哭丧着脸打断叶修,“黑进教务那可就是违反校规了啊……其他事都好商量,这个忙我实在不能帮。”

    叶修打量着肖时钦,像是在揣摩说动他的可能性,良久,忽然叹了口气。

    “算了,看来也只能错过了……”叶修低声道,说罢迈步便要离开。

    “错过?错过什么?”肖时钦还没反应,戴妍琦却是听得一愣。

    叶修回过头来,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垂眼一笑:“本来是想找个人的,我已经去守三天了……不过没事的,小戴,虽然学校很大,但是如果有缘的话,说不定以后我们还会碰到的。”

    “叶修前辈,你别……”

    “天啊,叶神你这难道是……一见钟情的节奏?!”

    戴妍琦非常激动,话脱口而出了半句才想起来压低音量,完全没理会一边试图阻拦的肖时钦。在她惊讶的目光里,叶修轻轻点头,露出个苦涩的笑容,戴妍琦不由得伸手掩住了嘴,眼睛越瞪越大。

    “小戴,你……”

     “前辈,我们必须帮叶神!”戴妍琦突然转向肖时钦,大声喊道。

    “啊?!”肖时钦被戴妍琦这突如其来的精气神吓了一跳,眼镜直往下滑,连忙伸手托住。

    “叶神好不容易遇到真爱,还是一见钟情这么浪漫的桥段……我是说经历,我们袖手旁观怎么行?”戴妍琦握紧双拳,眼神坚定地看着肖时钦:“前辈你不帮忙也没关系,我去拜托我们学院的李迅学长,他电脑技术也很厉害的!”

    “哎,怎么这就成真爱了……”纵然戴妍琦这话完全是就事论事、没有任何威胁的意思,可肖时钦哪能放自己女朋友去找什么学长,在原地左右为难,看了叶修好几眼,最终深吸一口气,咬牙道:“先说好,只有这一次啊。”

    “当然当然,必须的。”叶修连忙保证,刚才神情中的沮丧和低沉不知何时已一扫而空。

    一小时后,在肖时钦的宿舍,叶修坐在电脑前飞快地浏览着学生资料。

    “学校里可有几万人呢,你打算一个个翻吗?”肖时钦此时已经从被迫黑进系统的怨念里恢复过来,坐在一旁问道。

    “不用,”叶修说着,修长手指灵活地敲击着键盘和鼠标,“限定性别,排除那个时间有专业课的院系年级,范围就会小很多。”

    肖时钦心很细,闻言立刻就提出了问题:“万一她是旷课的呢?”

    “他不会——看着不像。”叶修说。

    “要不要这么笃定啊,明明之前你们完全不认……”

    “有了!”叶修打了个响指,屏幕停在一个学生的资料页上。他点起一根烟来,叼在嘴里深深吸了一口,在烟雾中眯起眼,手底下已经把截图发到了自己的邮箱:“是经管大二的,我说之前怎么没见过呢。”接着他起身,顺手拍了拍肖时钦的手臂,便往外走去:“谢了,小肖,五星好评记得查收哈。”

    “你可别再来了……”肖时钦苦笑着吐槽,转回脸以后在电脑上操作,仔细地退出系统、抹去痕迹。

    他刚想扣上笔记本的屏幕,就看到桌面上叶修留下的截图并没有删除。叶修并不是个马虎的人,既然这么做,就说明他并不在意肖时钦会知道。

    是什么人呢……肖时钦猜测着点开图片——然后就在电脑前石化了。

    截图中的照片里,一个年轻人安静地对着镜头微笑,头发漆黑、眼睛明亮,神情有些腼腆,却显得非常真诚。对一般人而言无异于黑历史的证件照,在此人这里居然拍出了艺术照的效果,可见其五官之端正。

    然而,无论长得多么好,肖时钦却十分确定这是一个男生。

    叶修前辈……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

    不知过了多久,肖时钦才从过大的震惊中缓过来,把目光投向这人的名字。

    ——周泽楷。


评论 ( 80 )
热度 ( 578 )